妙問妙答

妙問妙答

返回問題目錄

上帝從沒有廢除安息日

現今世代乃是拜偶像的時代,正如以利亞在世的時代一樣

  自從以利亞的日子以來,在那過去漫長的許多世紀當中,他畢生工作的經歷,已經為凡蒙召在背道之中堅持正義的人,帶來了鼓舞和勇氣。而對於「我們這末世的人」(哥林多前 10:11)尤具有特別的意義。現今歷史正在
重演著。今日的世界也有它的亞哈和它的耶洗別。現今的時代乃是拜偶像的時代,正如以利亞在世的時代一樣。

  雖然表面上沒有看得見的神龕;也沒有供人瞻仰的偶像;但是千萬人卻正在隨從今世的諸神,如:追隨財富,名譽,享樂,和那悅耳的、容人隨從未曾重生之心所傾向之荒渺的言語。許許多多的人對於上帝和祂的神性有了錯誤的觀念,並且正如古時敬拜巴力的人一樣去事奉假神。甚至許多自稱為基督徒的人,也竟然與完全反抗上帝和他真理的權勢聯盟。這樣,他們就被引誘離棄真神而高舉世人了。

人自以為有真理的知識而抬高自己

  我們這個時代所流行的風氣,乃是一種不信和背道之風,就是一種因有真理的知識而自命為開明的精神;其實,這是最盲目的僭越自恃。人的理論被高舉,而且被置於上帝和祂的律法所應居的地位。撒但引誘男女背逆,並應許他們必在不順從當中得到解放和自由,使他們可以像神一樣。

  現今可以見到一種反抗上帝明確的聖言,一種有如拜偶像一般抬高人類智慧過於神聖啟示的精神。人們因隨從世俗的習慣和影響,而使自己的思想昏昧混亂,以致他們似乎失去了一切分辨光明與黑暗、真理與謬論的能力。他們已如此遠離正路,以至認為少數所謂哲學家的見解較比《聖經》的真理更為可靠。上帝聖言的勸勉和應許,及對於不順從和拜偶像的警告,這一切似乎根本不能感化他們的心。他們認為那曾鼓舞保羅、彼得、約翰的信仰,乃是不合時宜而神秘莫測的,根本不值得現代思想家運用才智加以考慮。

上帝以安息日為路標

  起初上帝曾經將他的律法賜給人類,作為獲致幸福和永生的媒介。撒但破壞上帝旨意的唯一希望,就是要引誘世人違背這個律法;他之所以不斷地努力,也就是要曲解它的教訓,抹煞它的重要性。撒但的傑作就是企圖改變律法,以便引誘人違犯其中的訓令,而在名義上還算是順從它。

  一位著作家將改變上帝律法的企圖,比作把兩條路相交的重要岔路口上的路標轉往錯誤方向的古老惡作劇。這種行為所時常引起的困惑和艱難,是非常嚴重的。

  上帝已為那些行經世路之人立了一個路標。這路標的一端指明樂意順從創造主為幸福和生命之道,另一端則指明悖逆為禍患和死亡的路。那條通向幸福之道正如猶太人時代導往逃城之道一樣,乃是清楚標明的。但正在人類遭遇不幸時,眾善之大敵卻將這路標掉轉了方向,因此許多人便誤認道路。

安息日為上帝與人類之間世世代代的證據

  主藉著摩西吩咐以色列人說:「你們務要守我的安息日;因為這是你我之間世世代代的證據,使你們知道我耶和華是叫你們成為聖的。所以你們要守安息日,以為聖日,凡干犯這日的,必要把他治死..凡在安息日作工的,
必要把他治死。故此,以色列人要世世代代守安息日為永遠的約。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遠的證據,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第七日便安息舒暢。」
(出埃及記31:13-17)

  主在這幾句話中,清楚地說明了順從乃是通往上帝聖城的道路;但那個「大罪人」竟更改路標,使它指向錯誤的方向。他已設立了一個偽安息日,並使男男女女以為在這日休息,就是順從創造主的命令。

  上帝已聲明第七日乃是耶和華的安息日。當「天地萬物都造齊了」時,他高舉這日為他創造之工的紀念。上帝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而且「上帝賜福給第七日,定為聖日。」(創世記2:1-3)

自以色列人出埃及後,上帝顯著高舉祂的安息日

  在出埃及的時候,安息日的制度曾顯著地擺在上帝子民的面前。當他們仍在為奴之時,他們的督工曾企圖以加添他們每周工作的定額,來勉強他們在安息日作工。後來他們工作的條件越來越困難與苛刻。但是以色列人終於從奴役中被拯救出來,並且被領到一個可不受阻撓而遵守耶和華一切律例的地方。在西乃山上,律法頒佈了;並且它的副本,就是「上帝用指頭寫的」
兩塊石版也交給了摩西(出埃及記 31:18)。在以色列人將近四十年的飄流
時期中,上帝每逢第七日不降嗎哪,並神奇地保存預備日所降的雙份嗎哪,藉此經常提醒他們記得他所命定的安息日。

上帝賜下安息日,好在世人與祂中間為證據

  以色列人進入應許之地前,摩西勸勉以色列人要「守安息日為聖日。」
(申命記5:12)
主定意要以色列人藉著忠心遵守安息日的命令,不斷地記念
自己對於祂為創造主和救贖主所有的責任。只要他們經常以正確的精神遵守安息日,拜偶像的邪教就不能存在;但若他們將十誡訓令的要求置諸一旁,認為不再有遵守的必要,那麼,創造主就要被人忘記,而世人也就要去敬拜別神了。

  上帝宣佈說:「又將我的安息日賜給他們,好在我與他們中間為證據,使他們知道我耶和華是叫他們成為聖的。」然而「他們厭棄我的典章,不順從我的律例,干犯我的安息日;他們的心隨從自己的偶像。」所以當祂懇勸他們歸向祂時,祂叫他們要重新注意守安息日為聖的重要性。祂說:「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你們要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且以我的安息日為聖;這日在我與你們中間為證據,使你們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以西結書20:12,16,19-20)

以色列人之所以遭亡國,皆因藐視上帝的安息日

  主在呼召猶大國注意那終於促使他們被擄到巴比倫去的罪時,宣稱說:「你.....干犯了我的安息日。」「所以我將惱恨倒在他們身上,用烈怒的火
滅了他們,照他們所行的報應在他們頭上。」(以西結書22:8,31)

  尼希米時代重建耶路撒冷的時候,干犯安息日的罪曾受到嚴厲的責問:「從前你們列祖豈不是這樣行,以致我們上帝,使一切災禍臨到我們和這城麼?現在你們還犯安息日,使忿怒越發臨到以色列。」(尼希米記13:18)

耶穌在世曾強調遵守安息日的義務

  基督在世上傳道的時候,曾強調遵守安息日的義務;他在一切的教訓中都表明尊重祂自己所頒佈的制度。在祂的日子,安息日已被曲解,以致遵守這日只反映自私和專橫之人的品性,並不反映上帝的聖德。基督廢棄了那些自稱認識上帝之人所用以誤表他的假道理。祂雖然遭受拉比們的無情反對,但一點也沒有顯出迎合他們的要求的樣子,只知勇往直前,依照上帝的律法遵守安息日。

耶穌重申祂不是來廢掉律法

  他以明白無訛的話語證明他重視耶和華的律法。祂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劃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所以無論何人廢掉這誡命中最小的一條,又教訓人這樣作,他在天國要稱為最小的;但無論何人遵行這誡命,又教訓人遵行,他在天國要稱為大的。」(馬太福音5:17-19)

撒但藉製造一個「偽安息日」代替上帝的安息日

  在新約的時代,人類幸福的大敵常以第四誡的安息日,作為他特別攻擊的目標。撒但計劃:「我要設法阻撓上帝的旨意。我要使跟從我的人有力量去廢棄上帝的記念日,就是第七日的安息日。這樣,我便可向世人表明上帝所分別為聖並賜福的日子已經改變了。人們的腦海中必不再有這一天存在。我要叫人忘掉它。我要拿不帶上帝任何憑證的一天,也就是不能作為上帝和他子民之間的證據的一天,來代替它。我要引領那些接受這日的人,將上帝賜予第七日的神聖性,轉移到這一天上。

  「我要藉我的代理人來高抬我自己。七日的第一日必被高舉,基督教界必要接受這個偽安息日為真安息日。由於不遵守上帝所設立的安息日,我就可以使他的律法被藐視。我要利用「這是你我之間世世代代的證據」這句話來支援我的安息日(星期日)。

  「這樣,全世界就必成為我的了。我必要作地上的主宰,世界的君王。我必這樣控制一切在我權勢下之人的心理,而使上帝的安息日成為人所特別憎厭的物件。

  證據是甚麼?我要使遵守第七日成為不忠於地上政權的證據。人的律法必變得非常嚴格,以致各人都不敢遵守第七日的安息日。他們因為害怕缺衣乏食,就必與世人一同違犯上帝的律法。這樣,全地就必服在我的權下。」

撒但藉更改安息日來改變上帝的律法

  仇敵藉著設立一個偽安息日,想要改變節期和律法。但是他在改變上帝律法的事上真的成功了麼?出埃及記31章的話就是一個答覆。那位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主,曾經論及第七日的安息日而宣稱:「這是你我之間世世代代的證據。」「這是···永遠的證據。」(出埃及記31:13,17)

  那被改變了的路標雖然指向錯誤的方向,但上帝卻沒有改變。他依然是以色列全能的上帝。「看哪,萬民都象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他舉起眾海島,好象極微之物。利巴嫩的樹林,不夠當柴燒,其中的走獸也不夠作燔祭。萬民在他面前,好象虛無;被他看為不及虛無,乃是虛空。」
(以賽亞書 40:15- 17)
祂現今仍愛惜維護祂的律法,正如在亞哈和以利亞
的日子一樣。

  但這律法是何等地被人藐視啊!且看今日世人竟公然背叛上帝。這真是一個悖謬的世代,充滿忘恩負義、形式主義、虛偽不實、驕傲自大、與離道反教等罪惡。世人輕視《聖經》,恨惡真理。耶穌看到祂的律法被人拒絕,祂的慈愛被侮蔑,祂的使節被輕視。祂曾以慈悲說話,但這些卻無人感激;祂又以警告發言,但所說的話也無人留意。世人心殿的外院,已變成污穢的市場,自私、仇恨、驕傲、惡毒,樣樣俱備。

撒但盡力誘導人走在那引到滅亡的大路上

  許多人不假思索地譏諷上帝的聖言。那些相信《聖經》明文記載的人,都成了嘲笑的物件。輕視法律和秩序的情況日益嚴重,其直接原因就是違犯耶和華明白的命令。暴亂和罪行乃是離棄順從之道的結果。且看無數在偶像祠廟敬拜之人那種可憐不幸的景況,他們追求幸福與平安,卻都徒勞無功。

  且看世上幾乎普遍輕視安息日的誡命。再看那些一面制定律法,為維護七日的第一日假想中的神聖性,一面卻制定准許販賣酒類的法律之人的狂妄不敬。他們自以為聰明過於《聖經》的記載,竟企圖強迫人的良心,同時又贊許那使照著上帝形象而造的人變為禽獸,並歸於毀滅的惡行。那鼓動制定這種法律的,乃是撒但自己。他熟知上帝的咒詛,必臨到一切高舉人的條例過於上帝之律法的人;所以他盡力要誘導人走在那引到滅亡的大路上。

上帝絕不會長此讓人破壞並藐視祂的律法

  世人既已如此長久崇拜人的意見和人的制度,以致幾乎全世界都在隨從偶像了。那曾經力圖改變上帝律法的,正在運用各種欺騙的詭計,引誘男男女女列陣反抗上帝,並反抗那用以辨明義人的標記。但是主絕不會長此讓人破壞並藐視他的律法,而不予以譴罰。時候要到,「眼目高傲的必降為卑,性情狂傲的都必屈膝;惟獨耶和華被尊崇。」(以賽亞書2:11)

  懷疑派可能以嘲笑、譏刺、並否認來對付上帝律法的要求。儘管世俗化的精神玷污多數人而控制少數人;儘管上帝的聖工,惟有付上非常的努力和不斷的犧牲才能堅守陣地;然而真理至終必光榮地獲得勝利。

末後上帝必高舉祂的安息日

  當上帝在地上的工作行將結束之際,祂律法的標準必再度被高舉。假的宗教盡管流行,不法的事儘管增多,許多人的愛心儘管漸漸冷淡,髑髏地的十字架儘管被忽視,黑暗儘管像死亡之幕籠罩全世界;社會的潮流儘管傾其全力反對真理;千方百計儘管被設想出來要毀滅上帝的子民;但是在最危急之時,以利亞的上帝必要興起一班人作為助手,來傳揚那無法禁壓的資訊。

  在地上人煙稠密的城市,在人們講說最狂傲的話來抵擋至高者的地方,必定可以聽到嚴正責備的聲音。上帝所指派的人必要大膽斥責教會與世俗的聯合。他們必懇切呼喚世人轉離人為的制度而遵守真安息日。他們必向萬民宣告:「應當敬畏上帝,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
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啟示錄14:7-10)

末後安息日將作成忠於上帝的試驗

  上帝決不會毀棄祂的約,也不會改變祂口中所出的話。祂的話乃是永遠堅定,如同他的寶座一樣不能改變。在審判的時候,上帝用指頭所清楚寫出的這約必顯示出來;而世人都要被傳到無窮公平之主的台前領受判決。

  今日,正如以利亞的日子一樣,遵守上帝誡命之人和敬拜假神之人中間的界線,乃是清楚地劃分了的。從前以利亞大聲疾呼說:「你們心持兩意要到幾時呢?若耶和華是上帝,就當順從耶和華;若巴力是上帝,就當順從巴力。」(列王記上18:21)

  今日的資訊則是:「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我的民哪,你們要
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因她的罪惡滔天,她的不義上帝已經想起來了。」(啟示錄18:2,4-5)

  時候快到,試驗要臨到各人。那時我們要被強迫遵守偽安息日。爭點乃在於上帝的誡命和人的誡命之間。凡業已逐步屈從世俗的要求以致依附世俗習慣的人,必要向這些權勢屈服,而不願忍受嘲笑、侮辱、監禁、或死亡的威脅。那時,精金和渣滓就必分別開來。真實的敬虔與那徒具外表的虛飾,也必清楚地辨明。我們素來所景仰的許多「明星」,必要隕落於黑暗之中。那些妄自穿著聖所中的衣袍,而沒有披戴基督之公義的人,到那時必要露出他們赤身的羞恥來。

末後上帝的真子民,將如天上的星一樣為主發光

  地上的居民之中,還有許多未曾向巴力屈膝的人分散在各處。這些忠心的人像天上的星一般,只在夜間出現,必在黑暗遮蓋大地,幽暗遮蓋萬民的時候才發出光來。在信奉邪教的非洲,在信奉天主教的歐洲以及南美洲,在中國,在印度,在各海島,和地上一切黑暗的角落裡,上帝保留著一群燦若星辰的選民,他們要在黑暗中發光,向背道的世界清楚地顯明順從他的律法所有的變化之能。

  即使在現今,這些人也已經在各國、各方、與各民中出現;在背道情形最嚴重的時候,正當撒但盡他最大的力量,以死刑的威脅:「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啟示錄 13:16),都接受偽安息日的
印記時,這些「無可指摘,誠實無偽.....作上帝無瑕疵的兒女」的忠心之人
必「顯在這世代中,好象明光照耀。」(腓立比書2:15)
黑夜越深,他們必越顯光明。

上帝必為自己留下一班屬祂的人

  在上帝降罰於背道的人身上時,以利亞所作數點以色列人的工作,該是何等的奇特啊!他數出只有一個人站在主這一邊。但是當他說:「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時,主的回答使他驚奇萬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列王記上19:14-18)

  既然如此,但願沒有人想在今日數點以色列人,惟願人人務必懷有一顆「肉心」,一顆溫柔同情的心,一顆象基督的心一樣的心,切望拯救喪亡的世界。

●以上文章節錄預言之靈藉懷愛倫所著《先知與君王》之以利亞的心志能力

相關文章

活動回顧
網上聖經工具
短片分享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先導紀念堂 Pioneer Memorial Church
香港跑馬地雲地利道17A 17A, Ventris Road, Happy Valley, Hong Kong
電話:2895 2935
傳真:2890 1464
電郵:pm@hkmcadventist.org
網頁建立日期:2010年6月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